中国视点网首页
您的位置:中国视点网 > 旅游 > 国内游 > 正文

156位KTV小姐疑染艾滋 盘点各地陪酒女生活现状

2013-08-07 10:29 作者:中国视点网 [来源]:中国视点网

长沙:陪酒女深陷HIV疑云

近日,不少长沙市民在微信群聊中发现一条抬头为“链接长沙市疾控中心廖医生微信”的消息,称:“朋友从湘雅医院了解到,长沙KTV小姐中有156位患有艾滋病,并且某大酒店KTV就有十七八位!并且再像(在向)普通人扩散,昨天一天就查出13位90后被查出艾滋病,据说全是玩微信一夜情被传染的。”这则消息在微博、微信两个网络社交平台疯传,引发市民广泛关注,还有人调侃说:“小姐中招,嫖客们急了”。

​​​​

KTV小姐156位患有艾滋病 谣言的来龙去脉

对此,长沙市疾控中心2日晚间进行了4点回应:一、长沙市疾控中心负责艾滋病防治工作的人员中,没有姓廖的医生,也无工作人员以“长沙市疾控中心廖医生微信”发布过消息;二、艾滋病检测必须经过血液初筛和确证检测两个环节,方能确认检测对象是否感染艾滋病病毒。长沙市具备艾滋病确证检测资质的机构目前仅有湖南省疾控中心、长沙市疾控中心、中国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隶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三、长沙市疾控中心按照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全国艾滋病哨点监测实施方案》,组织全市疾控机构每年对辖区内的重点人群开展艾滋病综合行为监测。监测工作均按照自愿、免费、保密原则进行,对于检测结果严格保密;四、艾滋病是法定传染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传染病疫情由省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发布。

记者搜索网络发现,与此雷同的“北京坐台小姐查出有165个患艾滋病”“上海坐台小姐查出有165个患艾滋病”“苏州坐台小姐查出有165个患艾滋病”等传言在网上还不少,因基本没有任何准确信息来源、基本都是转发,初步判断应也属于谣传。

虽然流言已被官方证实实属谣言,但其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陪酒小姐这一职业的高危性,她们衣着光鲜,华灯初上时便穿梭于酒吧客台和歌城包厢之间,陪客人喝酒、唱歌、聊天,但大幕之后,等待她们的则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危险和艰辛。

深圳:2狱友半年内肢解烹煮5夜场女

156位KTV小姐疑染艾滋 盘点各地陪酒女生活现状

案发地丰琳阁小区

8月1日,耸人听闻的深圳罗湖区夜场小姐劫杀案在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两名减刑释放的狱友出狱后来深,专门到夜场物色女性工作人员并诱骗至住处,先寻欢再碎尸,然后烹煮抛弃,半年之内有5名女子遇害。

根据检方起诉书,被告林鹄、谢秉佑都是减刑释放人员,林鹄还曾被判无期徒刑,服刑仅9年出狱后,当年就开始用残忍手法犯案。

两人是在监狱服刑期间认识的。2011年12月,两人开始合谋抢劫、杀害夜总会“三陪女”,伺机作案。直至案发,两人先后抢劫、杀害5名“三陪女”,共劫得现金人民币4万元,手机7部、首饰若干,并残忍地将受害人碎尸烹煮后抛尸水沟。

该案中,5名女性夜场工作者落得被残忍杀害的命运,只有一人在警方的及时解救下才逃出。作为一个自然人,她们的人身安全也需要得到保护。然而,当她们游走在法律的边缘时,谁来保护她们的人身安全呢?

深圳资深律师、金卡律所主任张兴彬对如何保护她们的人身安全这个问题不是很乐观。他认为,这个群体从事的就是“高危职业”,因为她们的“工作场所”必须是极具私密性的空间,且往往都是“上门服务”,所以她们的人身财产安全是很难得到保障的。

东京:陪酒女的堕落和挣扎

日本经济近年持续疲弱。在工时过长、职场的性别歧视与收入不稳定的情况下,不少女性都选择成为陪酒女郎。虽然与性交易无关,但在过去仍被大多数女性避之不及。

即使是现在,日本仍是一个男权主义盛行的国家,陪酒女的工作并不能完全摆脱“不正派”的形象,其光鲜亮丽的背后隐藏着种种无奈。

要成为出色的陪酒女,除了长得要漂亮身材要好,还需要经过专门的训练,除了要会聊天陪笑劝酒,连端茶、递毛巾、点烟等小事都有严格规定,每个动作,每句话都要恰如其分。而且,尽管加入陪酒女行列的女性群体更加多样化了,但这一职业吸引的大多只是底层的年轻女性,日本的中上阶层是断然不会把它当做向往的职业的。

这个吃青春饭的工作,只有极少数幸运的女孩能够借此实现自己的梦想,即遇到能够帮她们改变命运的富有的“白马王子”。

长沙:陪酒女深陷HIV疑云

近日,不少长沙市民在微信群聊中发现一条抬头为“链接长沙市疾控中心廖医生微信”的消息,称:“朋友从湘雅医院了解到,长沙KTV小姐中有156位患有艾滋病,并且某大酒店KTV就有十七八位!并且再像(在向)普通人扩散,昨天一天就查出13位90后被查出艾滋病,据说全是玩微信一夜情被传染的。”这则消息在微博、微信两个网络社交平台疯传,引发市民广泛关注,还有人调侃说:“小姐中招,嫖客们急了”。

​​​​

KTV小姐156位患有艾滋病 谣言的来龙去脉

对此,长沙市疾控中心2日晚间进行了4点回应:一、长沙市疾控中心负责艾滋病防治工作的人员中,没有姓廖的医生,也无工作人员以“长沙市疾控中心廖医生微信”发布过消息;二、艾滋病检测必须经过血液初筛和确证检测两个环节,方能确认检测对象是否感染艾滋病病毒。长沙市具备艾滋病确证检测资质的机构目前仅有湖南省疾控中心、长沙市疾控中心、中国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隶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三、长沙市疾控中心按照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全国艾滋病哨点监测实施方案》,组织全市疾控机构每年对辖区内的重点人群开展艾滋病综合行为监测。监测工作均按照自愿、免费、保密原则进行,对于检测结果严格保密;四、艾滋病是法定传染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传染病疫情由省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发布。

记者搜索网络发现,与此雷同的“北京坐台小姐查出有165个患艾滋病”“上海坐台小姐查出有165个患艾滋病”“苏州坐台小姐查出有165个患艾滋病”等传言在网上还不少,因基本没有任何准确信息来源、基本都是转发,初步判断应也属于谣传。

虽然流言已被官方证实实属谣言,但其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陪酒小姐这一职业的高危性,她们衣着光鲜,华灯初上时便穿梭于酒吧客台和歌城包厢之间,陪客人喝酒、唱歌、聊天,但大幕之后,等待她们的则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危险和艰辛。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1996-2012 SOCIALMIERD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视点网 版权所有